R6 MAIN/
出产各种糙粮/
ALLcp向
UplayID:MurAsuka_
欢迎找我一起玩儿呀XD

【R6S 宅萤】 要有光


微量糖/不是刀/没有复合/无其他cp

讲宅萤的相遇分手和重逢


也许有微量私设/尽量避免ooc
注意避雷 祝食用愉快

————————————————————

  目标AB位于一楼,天花板可被穿透,无地下室。
  一个外部入口,三处主要通道。其中两处通道有可使用的摄像监控。
  本组为SDU新干员适应性演习。
  预计演习时间:二十五分钟。
  计时开始。

  "这个,这个,这个…好吗?"
  浓郁的香气从出餐口里涌出来,年轻人咂着舌尖,用蹩脚的中文让店员打包了成袋成袋的烧腊。海港十一月初的风卷着一点点湿润的凉气,他紧了紧薄衬衣的领口,一路小跑着钻进那辆停在街边的大块头。
  等到萧美莲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两大袋烧腊挤在办公桌正中间,她那辆悍马的钥匙正挂在袋子旁边。
   "渡边?渡边?"她扬声喊着那个下午借她车的年轻人的名字。怎么买回来这么多?她中午刚吃过午饭,这才过去几个小时,就算是晚饭,分量未免也太大了点。她才不要自己吃掉这么大份的晚餐。
  "没人在。"
  角落里有声音传出来。

  鬼屋阴森的灯光青苔似的长在石像鬼雕像上。不仔细看看不出来,雕像底下竖着一个黑乎乎的机动护盾。
  "去哪儿了?哪儿在交火?"
  James敲了敲那个和自己一样黑的机动护盾。
  "嗨?江夏?鸡依昂——夏?"
  "别吵,我在找…看到了。"盾后面的人连一个抬头都欠奉,只有面罩下传来闷闷的回应,"Dominic在托儿所方向跟两人交火。是Elias和Ryad。"
  "噢,可怜的电工。"James脱口而出,语气里却没有一丁点儿同情,甚至还带着看热闹似的笑意。子弹一发一发地被他塞进那把M590A1,"你看家,我去帮帮他,马上回来。"

   萧美莲这才听到办公室里还有个人。
   香港世贸会议召来在即,这间办公室是腾出来给会议安保小组使用的。不过从各国抽调来的安保人员还没到齐。只有成箱成箱提前打包寄来的资料工具,在这儿堆成一团。
  萧美莲本来想把办公室整理清楚,但快递一箱接一箱地来,源源不断地填充着这间办公室。她索性翘了班,在全员到齐之前每天点个卯就出去闲逛。
   "那他们去哪了?"萧美莲挪开堆在地上的杂物,试着弄出来一条能走到角落的路。
   "吃东西。"声音慢吞吞地从杂物深处飘出来。
  听起来倒是有点日本口音,萧美莲扒拉开叠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最上面的一摞文件夹,终于看到了蹲坐在杂物堆里的男人。他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眉目俊朗,眯着眼睛在拆一个奇怪的组件。面前倒扣的大纸箱上齐齐整整地码着很多零件,显然是被当做了临时工作台。
  萧美莲不觉得自己能囫囵挤过去,只好撑着杂物堆探过半个身子。
  "你呢,没有一起去吗?"她歪着头辨认着男人工作牌上的名字,原来是从S.A.T抽来的无人机专家,"江夏…优?你好。"
  男人的眼睛还是紧紧的盯着手里的小组件,敷衍似的随便发出了点儿什么声音。直到他把这个拇指大小的组件整个拆开,才放下螺丝刀抬起头,"我好像错过了订餐。"
  "那你饿不饿?"女孩子转身灵活地避开周围摇摇欲坠的杂物堆,身姿活像一位芭蕾舞演员。她把办公桌上的两大袋烧腊拎得高高的给江夏看,"是渡边开车去买的。我这里有多,要一起吃吗?"
  香甜的气息。
  "…要。"
  
  颈窝被轻轻地敲了一下,Julien晕晕乎乎地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淘汰了。他的眼前一片光晕,还没有从被闪光致盲的效果中恢复。只隐隐约约地感觉一个轮廓蹲在自己旁边。
  "呃萧…"Julien想低声问好,却立刻被捂上了嘴。
  紧接着,那只手轻轻地替他合上了眼皮。
  Julien再次听到了霰射型闪光弹分裂的声音和一串沉闷的枪声。过了好一会儿,他的视力稍微才恢复了一点儿,看到自己身边正在装填的正是之前出现在情报中的新同事萧美莲。显然,她用一个烛光刀掉了自己,用另一个烛光淘汰了前来支援自己的廖子朗。不得不说,她那副护目镜真不错。
  "怎么回事儿!"通讯频道里塞满了James噪音似的喊声,"Julien!你们那边又是怎么回事儿!"
  "是萧美莲啦…"Julien模糊地看到倒在自己房门外的廖嘟嘟囔囔地捂着眼睛摸了进来,他也晃晃悠悠地上去扶了一把,让廖和自己一起靠墙坐下。廖眯着眼睛把嘴里的针咬来咬去。
  "目标点楼上失守。"看着廖懊恼的脸,Julien决定不去跟他讨论被烛光砸脸的感受,"我和廖被淘汰了,是萧美莲。"
  "她还有烛光装置吗?她用掉了几个?"
  这属于他们被淘汰后可以交流的内容吗?Julien不知道这个是否被允许跟队友说明,他也并不是特别清楚这位新同事专长的具体信息。只好更谨慎地回答James,"大概有吧,我死了,廖也是。"
  "哼…"
  巨大的气流声让Julien感觉James在表达不满时一定是把麦克风塞进了防毒面具下的鼻孔里。
  "你们真该庆幸来的不是Shurhat。"
  
  "不错嘛!"
  易拉罐装的碳酸汽水刚从冰箱深处被捞出来,水珠立刻沁了她一手。
  江夏优背靠着墙,就地坐在办公室里。他从萧美莲手里接过那罐汽水用力攥了攥,冰凉的触感让他稍稍镇定下来。尽管已经是十二月,过于厚重的防护服和长时间的精神高度集中还是让他被汗水浸了个透。他整个人都湿淋淋的,跟他手里的汽水一模一样。
  "你的无人机非常有价值。"面前的女孩也攥着她的汽水没有喝。在卸下装备之后她看起来格外娇小,江夏优有点难以相信她和安保任务中那个强硬到甚至有些凶悍的女特警是同一个人。
  "灵活安全又有很不错的震撼效果,很适合这种场合——"她大致比划了一个人山人海的手势,"你明白吧,人很多,这种。"
  江夏优一直看着她笑意盈盈的眼睛,摩挲着手里的汽水。
  我说错什么了吗……?萧美莲被盯得有点发毛,声音停顿了下来,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表达错了什么意思,还是说打扰到了这位平日里沉默寡言的无人机专家的清净。可她不想听从其他S.A.T干员的建议,远离他们口中的这个"死人脸"——她并不觉得江夏是个坏人。
  "……谢谢。你也不错。"
  你看,他还是个很好的人,只是话有点少。
  江夏优看着女孩再次出现笑意的眼,莫名地想到了家乡庭院里的鹿和沉寂的佛香。他低头用力打开了那罐汽水,发出砰的一声。放了气儿的铝罐不再硬邦邦的,可有什么东西还是滚烫地梗在喉头难以消散。
  气泡纠缠着上浮破裂,簌簌的声音很轻,但他觉得耳朵又麻又痒。
  他闭上眼睛,灌下这一大口冰凉又香甜的味道。

  "情况不太好。"
  Dominic刻意压低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某种电流。
  "Jordan和Mike正在肃清大厅区域,我没有太大把握能解决他们两个。"
  James罕见地沉默着,他知道Dominic可不是什么谨慎怯懦的人——这个德国佬在他赶到之前就配合妖怪解决了Elias和Ryad。除了负伤,James想不出有什么别的理由可以让一个疯狂的电工开口寻求自己的帮助。
  他通过通讯器共享了妖怪获得的视讯画面,果然,Dominic左边的整条袖管几乎都染上了黑红色,有粘稠的液体顺着袖口滴落在他的牛仔裤上,像是猩红的泥点。
  如他所言,情况不妙。

  的确,没有什么可以更糟糕了。
  办公室里的东西被打包进来时的纸箱,大把大把的文件被送进碎纸机。屋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空了下来,没有杂物,没有灰尘,没有许多种口音的英语 。这间办公室终于彻底空了下来,好像一直就这样空着,没有人来过。
  我也许可以去看看。
  萧美莲经常这样想,她的原属办公地点离那里并不远。只要穿过那条阴凉的长廊,推开门,也许就能看到一个男人安安静静地靠着墙席地而坐,专注地看着自己,褐色的眼珠像汽水一样清爽干净。海港的天气都像是夏天,每天都像是那一天。
  也许可以回去看看,也许可以看到。
  这一年里,她把太多的时间用在这样没有答案的猜测上。对于那个曾陪在自己身边的恋人,她可以笑盈盈地直视他的眼睛,可以毫不犹豫地回握他试探着牵上的手,可以主动拥抱他,可以为他勇敢地接受一段必须并且难以改变的跨国的恋情。
  但她猜不出字数寥寥的简讯后是他什么样的情绪,也接受不了每次电话另一端长久的沉默——他寡言到没法谈判,更没法争吵。
  遥远的不仅仅是香港和日本,也许电话另一边他的眼睛还是那样温暖,可她已经疲于整日幻想着他的样子来解释那漫长的反射弧。
  "就像一个遇到吝啬鬼的推销员。"
  她想起来车载电台里情感档女主播的描述,突然觉得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面无表情地攥瘪了手里的苏打水瓶,丢进垃圾箱。
  "爱买不买。"

  "他们在干啥?"
  Julien小声问一边仰着头闭着眼的廖,但廖脸上意味不明的笑容让Julien更加摸不着头脑。Julien只好继续看通讯器中妖怪传来的视讯。
  无人机没有被固定在天花板上,而是跟萧美莲保持着不远的距离慢悠悠地跟着,一会儿看看她的背影一会儿看看她的侧脸。见鬼的是,萧美莲也好像完全听不到看不到这个嗡嗡作响还在自己脚底打转的东西,看都不看一眼,全神贯注地走自己的路。
  震撼她啊!要不你回头把这个东西打碎吧!
  Julien觉得脑内的自己在迫切地大喊。
  江夏也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他应该标记她,暴露她的位置,震撼她,然后走出去将她击杀,这样才不辜负Dominic和James二人竭力换掉的四名进攻方干员。
  但现在他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用自己精心制作的军用无人机做出了不入流的变态那样尾行女性的举动。
  而且自己还挺开心的。
  画面里她比自己见过的其他成员更加娇小。她就像一簇跃动的烛火,光芒柔和而不容拒绝,烛焰精巧但是同样炽烈。
  他也曾被那样的光芒温暖过。
  他也因为长久的孤寂而错失了自己的光。
   "我总觉得,我的妖怪震撼的应该是挡在你面前的人。"


  她终于还是来到了目标点,掷出自己手中的最后一个烛光装置。  
  "要有光。"
  妖怪准确地把萧美莲的声音实时传递进江夏的耳朵。
  江夏收起控制器,低头紧握着手中的MP5SD等待烛光装置霰射,最好的情况是机动护盾能够挡掉一部分闪光,这样他还有一些微弱的胜算。
  那团霰射型闪光弹却在隔壁炸开了。簌簌的声音像是那年的汽水,泡沫纠缠漂浮破碎沉没,带着一些香甜又辛辣的气味。穿透墙壁钻进他的耳朵。
  他顿了顿,侧身开镜瞄向她的方向。
  一束镭射正指向自己。
  扣动扳机。

  END.



  演习复盘:
  Gustave: 为什么你不固定妖怪?
  Echo(挺胸抬头: 萤在换位,固定视角视野不好。
  Gustave: 那你为什么不震撼她?
  Echo(理直气壮: 妖怪没电了。

  Gustave: 为什么你不去找回拆弹器直接下包?
  萤(挺胸抬头: 包掉太远了。

Gustave: 那为什么不打掉无人机?

萤(抬头挺胸: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Gustave: 那为什么你不把烛光丢到盾附近?
  萤(理直气壮: 我不知道人在盾后面。
  Gustave: 那你也不能扔到隔壁房间吧!
  萤(理不是很直气非常壮: 不小心扔偏了!

  医生头痛,今天医务室歇业。看病找Lera。

  真·EEEEEEEND.
——————————————————————
  小声bb:
  终于摸完了!!!!
  本来只想写几个片段但是宅萤之间的东西真的是越写越多越写越多越写越多,导致本来想好的架构维持地非常艰难,衔接也没能全部按照想法做好所以粮会比较难吃qmq,很感谢能把它吃完的旁友!!!
  以后就会写一些宅萤共处彩虹的小糖饼了,人设会沿用本文。还会努力尝试写一些blgl的cp。
  不能再每天沉迷反恐了!要码字!要画画!
  再次谢谢大家看到这里谢谢!!


  关于宅萤性格和关系发展的个人理解↓
  根据描述他们在2005到2006年间因为公事而产生了恋情,有不确定是否是官方的消息表明他们公事于2005年十二月的香港世贸会议安保工作,按照时间线和人物背景设定来说确实非常合理所以这里沿用了这个说法。
  萤有传统中国女性的温柔坚韧,也有作为武者和特警的强势果决,同时在面对恋人和旧日恋人也会有女孩子的情态,她在人际交往中是很正常的——善解人意,也希望自己的感情能够得到回应。但是Echo根据设定是一个"很少给别人反馈"的人,他的沉默已经顺利(?)影响了自己的晋升之路。他习惯了被动地接受所有好与不好的情感,但是要回应的话从生理和心理上讲都十分困难。
  艰难的沟通又加上他们各自所属的单位只能让他们处于长时间的异地状态,作为女性,就算是萤这样能够深切理解Echo的人,也会难以忍受这种黑洞一样只吃爱不吐爱的恋人。关于分手,萤其实是希望Echo能够反省自己对于恋人的态度去做个好人,而Echo尽管知道是自己的问题但是真社交废让他觉得很无能为力,他可以给恋人做很多事——但是前提也得他是能看得到摸得着他的恋人。
  他们本质上还是喜欢着对方的,所以我觉得长时间的共处就可以解决他们的问题。原本分属SDU和S.A.T的时候这很不现实,但是既然到了彩虹小队!!

来都来了!!!

复合只等一个阿育更新剧情了8!!!!

毕竟各种情人节阿育都会放宅萤cp的同人图啊啊啊!!!!!

官糖啊官糖!!!!!
  他们会复合的,一定会的(大喊!

 

 

评论(11)
热度(51)

© MurAsuka_ | Powered by LOFTER